快捷搜索:  as  xxx

哥哥本来是要带着孙小乔去家里住但因为多年养

在他和她就要擦身而过的时候,崔闫玺急切的抓住了她的手,手心里感觉到她小手的柔软和微凉,心,揪成一团。
 
    孙小乔不得已的回眸再面对他,他眼眸之中的忧伤灼疼了她的心,还有他在看到她抬眸望向他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就湿了的眼眶,她心痛万分。
 
    如果可以,她多想不顾一切的拥抱他,在他耳边轻声和他说,‘崔闫玺,我好想你。’
 
    可她不能,她欠他的已经够多,婆婆说得对,如果不是她,他又怎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他深深的凝视着她,似乎是要将她深深的刻在骨血之中,眸中悲戚心疼的问她,“我们,真的不认识吗?”
 
    孙小乔狠心的对他摇头,沉默是因为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苦涩一笑,即使不舍还要松开了她的手,礼貌的道歉,“对不起,是我太想她了。”
 
    孙小乔回头看着哥哥,松开了哥哥的手,好好的看着眼前好久不见的崔闫玺,他说,是他太想她了。
 
    她难受极了,这个笨蛋,这个傻子,不是都忘了吗?为什么还要想她?又是怎么记得她的名字的?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他,“你那么想她,为什么却不记得她的样子?”
 
    崔闫玺苦笑,“是啊,我真没用,除了她的名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失忆了?”孙小乔假装好奇的问。
 
    崔闫玺很少要耐心和一个人说这么多话,对她,唯独一人,“很狗血吧?”
 
    孙小乔很认真的和他说,“如果她还记得你,那么她一定会来找你,如果她记得你,而不来找你,那不是就证明,你对她并不重要,我不知道她对你而言重不重要,但我想,忘记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崔闫玺恋恋不舍的看着她,似乎他在心里已经笃定,这个女人,绝对就是他的孙小乔,可她不想认识他,那就是和她说的一样,无论她对他重不重要,在她的生命里,他都不重要。
 
    他说,“或许吧,我爱她,而她不爱我,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希望她幸福,一定要过得比我好。”
 
    站在旁边的哥哥插了句,“这位失忆的先生,你这还有完没完,我们等着回家吃饭呢。”
 
    都这样了,他还能说什么?崔闫玺对这个熟悉却努力的想要和她划清界限的女人温润一笑,“打扰你了,你走吧。”
 
    你走吧。
 
    这三个字听的孙小乔痛心疾首,哥哥拉着她的手离开,她不敢回去,却能感觉到身后的他并没有走,他就站在原地远远的望着她,目送着她。
 
    崔闫玺的确没有走,他舍不得,不管她承不承认,他都知道,她就是他的孙小乔,他心里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的孙小乔。
 
    他凝望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在心里对她说,‘小乔,你千万不要回头,你一回头,他绝对不会让你走,他一定会用尽一切留你在身边。’
 
    早已泪流满面的孙小乔哭着对身边的哥哥说,“哥,我想回头看看他,我想跑回去找他……”
 
    “不行!”哥哥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件事情已经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哥,我怕我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因此,在孙小乔已经被哥哥强行塞进车里准备出发的时候,她还是不顾一切的打开车门跑回机场大厅。
 
    心跳加速的跑回刚才分开的地方,依旧的人来人往,而他,却不见了。
 
    她如同丢了至爱珍宝一样的慌张无措,她到处找他,喊着他的名字,“崔闫玺……崔闫玺……”
 
    她喊到喉咙沙哑,也没有任何的回答,他走了,真的走了,再也找不到了。
 
    她伤心欲绝的蹲在机场大厅门口,蜷缩成一圈抱着自己,其实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没有他的世界是孤独无助的,他,早已成为她的全世界。
 
    和来接机的主治医师朋友一起走出机场,蹲在门口角落缩成一团那擦身而过的影子,真的很像她,他不禁苦笑,真是拿自己越来越没有办法,刚才还幻听是她在叫他的名字,现在是看到和她差不多身材的女人,都会误认为是她。
 
    朋友问他,“笑什么呢?”
 
    崔闫玺不禁摇头,“因为一个女人,可能是要走火入魔了吧。”
 
    朋友更担心的是他的身体,“别忘了你脑子里那颗子弹,想太多的结果你比谁的体验都深刻,我可不想看着你抱头痛不欲生的样子。”
 
    崔闫玺苦笑,“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连你深爱的人都忘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朋友生气,“作为医生,你这样的病人是最可恨的。”
 
    回去的路上,医生朋友和崔闫玺说,“今晚有个happy,一起去吧。”
 
    崔闫玺拒绝的毫不犹豫,“不去,我不喜欢那种场合。”
 
 第266章 他是我老公
 
    “不去,我不喜欢那种场合。”
 
    医生朋友可不允许他任性,“从你的脚踏在这片土地上开始,你,就得必须听我的,由不得你。”
 
    “你就不怕那种happy,闹坏了我的脑袋。”
 
    “我怕的是,太安静,反而因为你只想一个女人,而想坏了脑袋。”
 
    “……”要是想坏了能把她想出来,那也值得。
 
    哥哥本来是要带着孙小乔去家里住的,但因为多年前,只是爸妈收养的哥哥是带着嫂子私奔到这里来的,因此,她不太想去打扰他们的生活,质疑要住酒店。
 
    可以去他家里吃喝,但住还是住酒店舒服随意。
 
    哥哥帮她开好了房间,“你要是决定定居这里,我就给你买套房子。”
 
    孙小乔看着哥哥,“好啊,但我没钱。”
 
    哥哥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都说了帮你买。”
 
    孙小乔和哥哥刚离开酒店,崔闫玺就拿着房卡划开了对面房间的门。
 
    朋友问他,“真的不去我那边住?”
 
    崔闫玺开玩笑的说,“可不想看你和你那群莺莺燕燕现场版,我还是自己一个人住酒店睡的安逸。”
 
    朋友神神秘秘的调侃,“晚上happy,你有看上的,就带回来个,这异国他乡的,你还是个失忆症患者,毫无压力啊。”
 
    崔闫玺不禁嗤笑,“原来失忆还有这好处啊。”约了一次下次不想见的,就说自己失忆了,一了百了。
 
    可有的时候,忘记一个人和无法记住一个人一样,同样的难,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糟糕透了。
 
    happy上的闹腾让崔闫玺中途偷偷离场,医生朋友是看都他离开的,故意没说,还安排一个女孩子跟着他。
 
    崔闫玺刚走出朋友别墅,那个女孩就主动搭讪,“你也是因为里面太闹了才出来的吗?”
 
    崔闫玺看着身边个子高挑的女孩,微微一笑,“韩让你跟出来的吧?”
 
    一眼被看穿,好也不好,“对,他让我送你去酒店。”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你怎么行,他说你……”女孩子不知道直接说出来他会不会介意,也就没再说下去。
 
    崔闫玺并不在乎,“对,我是他的病人,失忆患者。”
 
    女孩也是医者仁心,“我是韩的助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