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在所玉儿还小在等他长几年在不迟啊

李林有事一拍桌子,吓得玉儿一哆嗦,“三件事!一不准在听墙根了,二、以后花露水你少擦点,立了十丈远就问道了你的味儿了!三、还是你揉的肩膀舒服,快过来给我揉揉。”李林说完还露出个很贱的笑容。
 
    玉儿开始还很怕,可是一听道这第三条立马就笑了,点点头,可是刘颖可不乐意了,上去又是对李林一阵掐。
 
    “诶呀!疼啊!你这死丫头是跟谁学的?”李林一边都一边问道。
 
    刘颖掐着李林不放,白眼道“哼!这是跟杨夫人那里学来的!”
 
    “…………”
当各种事情都走上了自己的轨道,李林就彻底闲了下来,每天就是在府内和自己娘子打情骂俏,享受这玉儿的服侍,还连带吃吃玉儿……不对是连带绕过玉儿吃吃豆腐。
 
    刘颖今天在那发呆,也不参加各种社交活动了,可把李林担心坏了,问问玉儿,玉儿说姐姐从昨天在张府回来就这样了。
 
    “好娘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李林焦急的问道。
 
    刘颖呆呆的答道“夫君,你是不知道,昨天我去张府,张夫人竟然将她刚生的儿子抱在我面前让我看”
 
    李林奇怪道“哪有咋么啦?这不是很好嘛?小孩子很可爱吧。”
 
    “夫君,这可是张夫人地三个孩子了。”刘颖忽然转过身来冲着李林喊道。
 
    李林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还有点不适应,愣愣的说道“那又怎么了,第三个就第三个呗,谁让他能生”
 
    刘颖有些疯狂的说道“可是他竟然还问我,我给夫君生了几个孩子!”
 
    “这……娘子,咱来还都年轻,孩子的是还不急,这是上天安排的,如果老天安排好了说不定你很快就会怀上了”李林才听明白,原来是因为这事,刘颖已经嫁过来很多年了,可是从前的李林这个禽兽不如不如禽兽的家伙竟然没有碰过她,可是这新别人上哪知道去,久而久之刘颖没有给李家生个一儿半女的一定会招来闲话的。
 
    李颖两眼放光的说道“不行,从今天开始咱们可是要抓紧了,玉儿吩咐下人给夫君买一些进补的药。”
 
    李林连忙拦住要去通知的玉儿“你这是要干啥啊?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行呢?”
 
    玉儿接茬道“公子哪不行啊?”李林立即给了她一个白眼“小孩家家瞎打听啥?你家公子哪都行!”
 
    玉儿一听李林对自己语气这么横,就在那撇着嘴不说话了。
 
    刘颖道“现在夫君你也算是乐浪和辽东一代有名的人物了,咱家不仅有了家业,夫君你还是军营里的都伯,我要是再不给咱家生个崽子那街坊邻居还不笑掉大牙啊!”
 
    李林有对刘颖哄道“好娘子,你也不能太心急了,你看,你这今年过年才20岁,我才19岁……”
 
    玉儿连忙道“我过年都15啦!”李林又是一个白眼,玉儿连忙闭嘴。
 
    刘颖看看玉儿道“要不就让你和玉儿快点圆方,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
 
    李林无语的拍了刘颖一下“这生孩子哪有分一个人两个人的!在所玉儿还小在等他长几年在不迟啊。”
 
    玉儿还是听了刘颖的话很开心,还笑着点头,但是听了李林的话就扭捏道“公子,玉儿不小了。”
 
    李林气不打一处来,“你这小丫头今天怎么这么爱接话啦?在说话一会不准你吃饭!”玉儿听了立即不说话了。
说话那!到时候怕你不从了我!”
 
    说着刘颖就和李林闹了起来,玉儿在旁边就眼巴巴的看着。
 
    这是门外传来“公子、夫人你们快去商店看看吧,来了一伙乌桓的客商。”
 
    李林几人走了出去,李林道“乌桓客商怎么了,你们打发一下不就行了吗?”
 
    下人道“不行啊,他们一定要见老板,可是赵先生现在爱在青州没回来呢,他们说想用东西和咱们换花露水和肥皂,现在店是柱子在看着,我们不敢拿主意……”
 
    李林瞪着眼睛道“告诉他们老子只认识真金白银,不知道他们那的是什么东西,想跟老子换没门!让他们滚蛋。”
 
    “不行啊公子那几个乌桓人长得膀大腰圆的,我怕外衣他们动起火来把咱们店砸了,这帮胡人可不懂的什么礼数的。”
 
    “嘿!我这暴脾气!”李林说着就要撸胳膊挽袖子的往外走,走了几步停下了,看着自己这小身板可不够那几个乌桓汉子蒸腾的,回头对那家丁道“你去一趟军营,叫太史慈和赵虎来!”老子可是军官,我就不信了还摆不平几个少数民族的蛮子。
 
    刘颖急忙上来劝李林,可是李林这倔脾气上来那是刘颖能劝住的,李林也想看看这常在电视里见到的乌桓人长得什么鸟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