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听了苏无限的话秦牧风的身体一晃差点摔倒虽然

  一方具有千年罕见的旺夫命,一方则是首都年轻男人中的领军人物,强强联合,这场婚姻万众瞩目,因此,在场才会有那么多的高层人物。
 
    但是,华夏有一句老话——站得越高,摔得越惨。
 
    欧阳家的家主欧阳健脸上的笑容早已凝固,他看了看一脸决然与坚定的秦悦然,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秦牧风,最后的目光定在了他的孙子身上。
 
    “唉。”欧阳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管是于公于私,他都非常希望孙子能够和秦悦然结合,可是现在看来,事情出了那么一点点偏差。
 
    欧阳星海站在秦悦然的身旁,感觉脑袋有些嗡嗡的,他努力的平静了一下心情,对着台下的宾客挤出一丝笑容来:“我想,我和悦然之间还有点误会需要解决,让大家见笑了。”
 
    说着,他便去拉秦悦然的手。
 
    “悦然,我们有什么事回家说吧,在这里不合适。”欧阳星海说道。
 
    秦悦然一把把对方的手打开,丝毫不给他的面子,这个姑娘的性格刚烈至此,连一众元老高层都没有放在眼中,又怎么会买欧阳星海的账?如果不是他,秦悦然根本不用站在现在这个位置!
 
    “回家?”秦悦然冷笑:“欧阳星海,你这是自欺欺人么?你要我回哪个家?你到现在不会还天真的以为,你能和我组成一个家吧?”
 
    天真!
 
    欧阳星海一时失言,被秦悦然抓住了把柄,被反驳的哑口无言!
 
    欧阳健看了看秦之章,孙子被秦悦然三番两次的斥责嘲讽,他也觉得自己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秦家的丫头实在是有些太过分,难道都从没考虑过让他们的老脸往哪搁?这么一闹,她就没想到后果?
 
    想到这儿,欧阳健心中的怒气开始升腾起来。
 
    “老秦,我欧阳家带着诚意而来,结果却看到了现在这个状况,你难道不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吗?”欧阳健冷冷看着秦之章。
 
    蒋天苍和白天柱等人都是没什么表情,其实这些老家伙明争暗斗了那么多年,此时秦家的四丫头突然来了这么一场变故,说实话,他们心中还是看热闹的想法居多。
 
    毕竟围观不怕事大,事情闹的越大越好。
 
    白天柱则是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这种事情,总是很让人头疼。”
 
    “简直是在胡闹!”秦之章的脸色明显不好看了,孙女的做法无异于狠狠的抽了他的脸!
 
    他一拍桌子,直接站起来:“秦悦然,你给我个解释!”
 
    事实上,秦之章不是在让孙女给自己解释,而是给欧阳家一个交代,否则的话,这一关他老秦家是无论如何也过不了的,会把欧阳健给得罪惨了!
 
    秦悦然这样做,究竟有没有考虑过家族的利益?这是要让秦家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啊!
 
    以后,还有哪个世家的年轻人敢娶秦家的女人做老婆?还有哪个优秀的女孩子愿意嫁进秦家?
 
    就算他们愿意,他们的家族也不会同意!因为秦家人说不定在婚宴上就开始翻脸了!
 
    想到这些,所有秦家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眼睛之中全是阴沉!
 
    其实,越是豪门大家之中,发生这种联姻的事情也就越多,但是,那些女人并不像秦悦然这般刚烈,她们总会被劝说什么为了家族利益请牺牲自己之类的话,然后拱手把一辈子的幸福交出去。
 
    “爷爷,我过去躲了两年,这就是最好的解释。”秦悦然说道:“我不会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甚至想要把我当成筹码的人。”
 
    “你胡闹起来也分个时候好不好?谁让你不喜欢,谁把你当成筹码了?”秦之章的熊脾气上来了,再次一拍桌子:“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今后无论走到哪,你都是欧阳家的孙媳妇儿!”
 
    以秦之章这种身份说出这种话,自然是一言九鼎,欧阳星海的眼眸微微凝缩一下,看着秦悦然,闪动着复杂的眼光。
 
    “如果我就是不嫁呢?”秦悦然依旧站的笔直,即便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脸上,即便所有的压力都压在她的身上,她依旧没有任何害怕与退缩。
 
    她是一个充满了勇气的姑娘,为了自己的幸福,她可以竭尽全力去争取。
 
    不妥协也不退让!
 
    秦悦然这句话,已经有了威胁秦之章的意味了!
 
    看着自己的妹妹如此勇敢,秦悦心不禁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心中涌出,往事开始在眼前浮现。
 
    如果自己当初能够像妹妹一样,勇敢的拒绝家族长辈给定下的婚事,那么后来也不会发生那些事情,未婚夫在新婚当天死亡,自己也因此背上了“克夫命”的称呼,直到现在,也没有男人敢接近她。
 
    秦悦心的目光不禁锁定在了那个季大师的身上,如果不是他“酒后失言”,不慎说出自己是百年不遇的克夫命,那么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如今的地步。
 
    被自己孙女儿三番两次的当着众多围观者“打脸”,秦之章已经要到了爆发的边缘,他本身的脾气就比较暴躁,此时简直就如炸药桶一般,一点就着!
 
    “秦悦然,如果你不愿意嫁,从此就离开秦家,秦家没你这个人,我也没有这样的孙女!”秦之章吼道!
 
    秦悦然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听到没有?如果不嫁,你就给我滚出秦家!”秦之章大吼道:“滚!”
 
    老爷子一把年纪了,真是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全场寂静无声!无论如何,这句话由一个爷爷对一个孙女来说,都太重太重了。
 
    秦悦然定睛看着自己的爷爷,虽然这是她早就预想到的结果,在她做出这个抗婚的决定时,她就已经做过了种种设想,她知道将要遭受到怎样的困难与压力。可是,她不怕。
 
    那些失望的眼神,那些愤怒的表情,那些恶毒的语言,她都做好了准备去承受,可是,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当她真的要以一人之力来对抗整个世界的时候,秦悦然还是感觉到了委屈,感觉到了无助。
 
    眼泪已经悄悄的冒出来,但是却只是在眼眶中打转,倔强的不肯落下来。
 
    眼中的宴会大厅和那些宾客的脸,已经被逐渐升腾的水汽所弥漫,秦悦然看不清他们,但是,另外一张脸却在她的眼前越来越清晰。
 
    她忽然觉得好疲惫。
 
    一个女孩子做到这样的地步,实在是太不容易。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时候,寂静的大厅里忽然传来了一句颇为玩味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里,似乎还饱含着一丝打趣的味道!
 
    在这个时候还敢打趣秦家和欧阳家,这不是在把仇恨往自己身上拉吗?
 
    究竟是谁,竟然敢那么狂傲,他不怕得罪两大家族吗?
 
    即便众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但是没有人会说出来!他既然说出来,就意味着事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这句话毫无疑问把火力全部吸引过去了,众人一看,说这话的却是一个坐在主桌的中年男人!
 
    能够以这样的年龄和秦之章、蒋天苍、欧阳健等老人坐在同一桌,足以说明这个男人的身份和地位了!
 
    在首都能拥有这种地位的人,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苏无限!
 
    对周围人的异样目光似无所觉,苏无限把玩着自己的翡翠扳指,继续玩味的说道:“强扭的瓜不仅不甜,还苦的要命。”http://piaotian.net
 
 第260章 他叫苏锐
 
    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认识苏无限,因此,听到他这样讲,众人只能在心中感慨此人的强悍指数已经超越天际,无人可及了。
 
    恐怕整个首都也只有他,敢当场拆秦家和欧阳家的台,并且完全不担心对方的报复。
 
    苏无限把玩着手中价值连城的翡翠扳指,抬起头来,看到众人用异样的眼神正看着他,不禁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只不过说了一句真话而已。”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真话,而这些所谓的真话,则是可以让绝大多数人感觉到恐惧。
 
    即便他们对这“真话”的意思一清二楚,但也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但是苏无限就这么堂而皇之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他没有管现场的是谁,没有在乎过自己会损伤过任何人的颜面,也没想过这句话会遭受多少人的忌恨,他是这样想的,也就是这么说的。
 
    听了苏无限的话,秦牧风的身体一晃,差点摔倒。虽然都是同龄人,但是苏无限毫无疑问是他需要仰视的存在,当他看到那辆常年停在首都君廷湖畔的劳斯莱斯开到秦家大院门口的时候,秦牧风真的是激动的不能自已。
 
    蒋天苍、白天柱等那么多的重量级名流都已到场,再加上如日中天的苏无限压轴登场,那么他秦牧风今天将彻底扬名,无数的人脉资源都将被他一人给利用起来!
 
    可是,秦牧风没想到,他最需要仰望的苏无限,竟然在今天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只不过是轻飘飘的一句“真话”而已,就让他秦老三颜面扫地!也让整个秦家颜面扫地!
 
    秦牧风一咬牙,上前说道:“无限兄,你有所不知……”
 
    他还没说完,苏无限便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我确实是有所不知,有很多事情都不在我的了解范畴。”苏无限微笑着,整个人透出一股自信的气质来,这丝气质虽然很淡,但是却有让人感觉到很浓烈,这两种感觉之间存在着鲜明的矛盾感,却又出了奇的和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